当前位置: 首页»学生组织»学生会» 学生会动态

身边的故事 · 用力生活,然后慢慢幸福

作者: 学生会 | 发布日期:2014-05-19 | 阅读次数:
 

用力生活 然后慢慢幸福

属于北一区的夜晚,从那一盏盏小小的灯光开始,微弱却温暖。伴随着铁板上滋滋的油煎声和陆续出炉的热腾腾的各色小吃,暖暖的灯光一点一点地在摊前排队说笑着的学生间荡漾开来。给每个驻足等候的人一个温暖的拥抱,然后慢慢照亮灶台后那个忙碌着的人和属于他的梦想……

 

 

初入社会,只因一次叛逆的逃跑

“来了啊,今天要什么口味的?鸡柳还是培根?”

“好嘞,您稍等!”

宏宏熟练地倒油、摊饼,加入各种美味的配料和酱汁。或是哼着一首欢快的歌,或是笑吟吟地跟等待着新鲜出炉的手抓饼的同学聊会天儿。对于北一区的同学来说,宏宏并不陌生,每天下午4点钟,他都会骑着车准时来到这儿,做起他的手抓饼生意。他的手抓饼似乎总是卖得火爆,深受大家喜爱,就连留学生也不例外。为此,宏宏还要学着几门外语,每次韩国美女来的时候,他总是可爱地说一句:“啊你啊噻呦”

“首师大的同学都很和善,大家对我不错。这一来二去的,我们也就熟了。在这里也交到一些好朋友,五一的时候,那些外国人(指留学生)还叫着我一起去爬长城。”谈起在这里和同学们的相处,宏宏脸上一直带着他那招牌笑容,透露着愉快和满足,“你们人都很好啊,所以你们每次来,要是没带钱也没事儿,下次给就行,我都放心,不会防着你们。”正巧赶上一位和他关系熟络的姑娘来买手抓饼,开着玩笑说“今儿就不给钱了啊。”宏宏一咧嘴:“你别呀,我这娶媳妇儿的钱还没攒够呢。”

其实宏宏今年只有十七岁。在我们有些无病呻吟的感叹年华将逝的时候,他还正是青春年少。十一岁离开家出门打拼,洗过碗、学过电焊、做过足疗、当过保安……从家乡山西出发,到过上海、东北一带以及天津,最后来了北京。

起初以为他的少小离家是需要铺贴家用,却发现这其实是因为他顽皮叛逆的性格。

“我小时候,属于’小霸王’一类的,同学们也不敢招惹我,老师也讨厌我,我上学早一年嘛,十一岁的时候就该上初中了。上历史课的时候,我们考试都不好嘛,老师说狗急了跳墙,然后我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然后他说我骂他,就打了我一顿,然后我把他车给砸了,是辆奥拓。然后我爸就揍了我一顿,学校里的老师也不敢招惹我了,把我调到了最后一排,渐渐地,我也觉得上学没什么意思,就出来了。”

谈及小时候自己的光辉事迹,宏宏也总是忍不住笑笑,轻描淡写的语气里透露着那段时光已经渐行渐远。偶尔拾起来,也只是一笑而过。

“你家里就这么同意你跑出来?”

“当然不了,我偷我爸钱跑出来的,那时候家里有点儿煤,还有钱。”

“后悔过吗?”

“不后悔,但是重新来过一次,我一定会把初中念完。”

同样成长 相信时光把人生打磨的更漂亮

17岁,抽烟,纹身,这些问题少年的标签怎么看都与有着灿烂温暖笑容的宏宏格格不入。但是他的成长却让你觉得一切发生得都是那么理所当然。

生意繁忙时,他甚至一支烟抽不到三口就得掐掉,但他却总会买着最便宜的烟给自己备着。14岁和朋友玩乐时学会了抽烟,如今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休息方式,在空闲时帮他换来片刻的轻松与思考。

身上唯一一处纹身,其实就是胳臂上的“忍”字。13岁那年他纹了这个字,告诫自己要学会忍耐,当年的他脾气火爆,常常因为一句话动怒。而现在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老能忍了”。

“现在都是磨练出来的,我相信时间能改变一切,我太相信这句话了,时间能改变一切。”

“你觉得时光把你的人生打磨的更加漂亮?”

“是这样的,你说的非常对。时间和经历让我变成熟了,想得开了,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。不冲动、不发火,更加爱笑。现在大家都喜欢我的性格,这其实都是时间塑造的。相比于那些在家乡的我的同龄朋友,我比他们要想的多,同样的时间,不同的经历,这是时间给予我的财富。”

人生百态,五味杂陈,宏宏自信6年外出漂泊的时光已经让他体验了这其中的十分之一。刚刚离开家的时候生活十分不易,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身无分文,没有东西吃,更没有地方住。找到工作了也很辛苦,给别人洗碗的时候手放在水里一泡就是几个小时;学电焊的时候受过骂挨过打,手上动辄受伤出血,还动过手术……这些经历,连他的父母都不曾知道。每次往家里打电话听着千里之外的声音甚是思念,却不好意思反悔了当年的一意孤行,更不想伸手问家里要钱,所有那些隐藏在喜悦言语间的眼泪都要用力憋着,等晚上流到自己的被窝里。

“我经历的真的不少,跟你们说很多你们也不会明白。被别人骗过,挨过打,挨过骂,也高兴过,玩过。也曾尝了一点甜头。你说这么长时间了,酸甜苦辣咸你选什么,我要选我肯定选甜,但是你知道吗?”说到这里时他顿了顿,却仍然是很平静的语气,不曾哭天抢地、怨天尤人,似乎有一种经历过风浪的人应该有的格调。

“但是你知道么?甜头很少的,你得用你多少的眼泪去换来那一点点甜。”

感恩今天 且行且珍惜

对于现在的生活,宏宏已经很满意了,他喜欢同学们热情地叫他“手抓饼小哥”。在这里,他学会了如何与人相处,如何快乐地做自己。时光将他的人生打磨得更漂亮,却并没有将他打磨得圆滑。

他有两个微信号,一个叫做“等待”,一个叫做“草上飞”。自由地生活,这或许就是他的期待吧。

透过微信的窗口,他偶尔会宣泄着自己的一些情绪。会因为大人把小孩儿撞倒却破口大骂而愤愤不平,会因为身边人太过于虚伪而嗤之以鼻。时间让他把生活中的很多事情看淡,让他渐渐理解这个社会的规则,却仍保留了他身上最淳朴的正义感和是非观。

过去的经历,让他很感恩现在的生活。父母身体康健,最疼爱的妹妹虽然不上学了但也安稳快乐的生活。而他自己在这边卖手抓饼,虽然每天5点就要起床制作各种材料,晚上忙到十一点半才收摊,但是这却让他感觉充实,无忧无虑。不出摊儿的时候和铁板烧大叔打打斗地主,和卖煎饼的阿姨聊聊天儿,日子总是顺其自然地过。

“如果能一直保持这样,我也愿意,但是事情啊,总是变化的,父母总会老的,我们长大了也得拼。”

唯一让他有些胆战心惊的是城管的突然检查。

“改天让你们见识一下,只要你喊一句’城管来啦!’就这些车(指摆摊儿的小车)十秒内,只需要十秒,就全都不见了。”

在北一门口的每个摊铺几乎都被城管抄过,罚款两三千,出摊用的车子全部被没收。严重的时候,卖铁板烧的大叔甚至被拘留,在这里卖了十几年煎饼的武阿姨也会被吓得几天不敢出摊。宏宏因为是未成年,得以逃脱被拘留的危险,却还是免不了被罚款和教育。

难得的是,他对待这一切有一种宽容和理性。“我觉得我们干这行儿也不犯法,没偷没抢,但是国家如果都不管理,到处都会是小摊,也不合适。人家城管是执行自己的工作,我不会骂他,都能理解。”

“我感觉,人和人之间理解,善良,真的特别重要。”

对于明天,宏宏不愿意多做设想。用力地过好今天,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现在,这是他简简单单的人生哲学。

属于自己小小的温馨梦想

虽说宏宏信奉活在当下,但是像每一个同龄人一样,他也想过自己将来想干什么——希望攒下钱来能开家超市,将家人接到身边,一家人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一起。人生快乐,大抵如此。

“咱不求多奢华的生活,人家有个宝马车,我有个破面包车就行了,还得有个为家人遮风挡雨的地方,安安稳稳的生活。但是人生总得有点儿追求,不然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”

谈到父母家乡,宏宏坦言当时年少不懂事,出来之后才知道世界之大,光怪陆离,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,还是自己最早扎了根的地方。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有的欺负过他,有的照顾过他,有的教给过他人生哲学……但是全天下最好的人,还是父母。

采访进行到这里时,宏宏的父亲刚好给他打来电话——

“嗯,爸,刚才我回过去了,我都挺好的。嗯..嗯..妮儿呢?让妮儿暑假来玩儿……”

微风正凉,北京的夜晚流光溢彩。而此刻我却只看到,他摊前那橘色的微弱灯光,慢慢照亮着他内心的那片土地。


    更多 0
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 | 您是本站第   位访客